橋本環奈寫真集『NATUREL』攝影師 ─ Jimmy Ming Shum 特別專訪(上篇)

, 特別專訪

相信對許多攝影師來說,除了拍攝美景之外,能夠拍到自己想拍的人事物都是相同重要的。而2月3號由日本講談社發行的橋本環奈寫真集「NATUREL」罕見的任用了華人攝影師進行拍攝。他的名子叫做 Jimmy Ming Shum,可能很多粉絲對他相當陌生,但他在日本已經是經驗豐富的華人人物,三上悠亞、齋藤工、藤岡靛都曾是他的「鏡上賓」。在美國的大學研讀攝影畢業後參加日本的展覽獲獎後,到日本發展十年,除了幫香港及日本的雜誌拍攝沙龍照外,還有一套「東京女孩」系列照片。這系列的照片追求的就是「真實、自然」,不做修圖也沒有太多的花樣,用最真實的感情及個性為整體的相片打造出一種靜態之美。他的臉書粉絲團至今也有15萬人追蹤之多。

 

ç??»å????ã??å??«ã?? ???????????????????? ã?????????????????????????????????????????????????????????? ????(è?? ?? ?? ?? ?? ?? ?? ?? ?? ?? ?? ?????????????????????????

香港銅鑼灣

 

而他最近也開始嘗試執導廣告及微電影短片,一直不斷突破自我的他追尋著自己心目中「理想」的那條道路沒有改變,本刊(NIPPON POP COLLECTION 05)在上個月時與Jimmy在台北相約,希望能夠了解他在拍攝中的堅持以及想法,也分享他與現在當紅的日本女星橋本環奈合作時的趣事,更重要的是,作為日本少數如此活躍的華人攝影師,他對目前正在攝影之路前進的莘莘學子們有什麼樣的建議。

 

 


 

ーー請問一下當初到日本工作的契機是什麼呢?

大概十多年前我有些作品進了在日本的一個清里ミュージアム,當時有舉辦一個展覽在徵求作品,我有投稿一些作品,在通過評審並入選後參與了這個展覽。當時負責我們的評審委員除了幾個業界的大師還有館長,我拿了兩個獎。

 

ーー是自己投稿作品過去嗎?

對,通過評審的作品他們會跟你買下來然後一起辦一個展覽,那一次我就去     東京,到了這個博物館也認識了一些朋友,覺得東京蠻有趣的,回到香港後有雜誌找我拍照時工作人員跟我提到他們在日本有認識一些人,就一起到東京拍了照片,拍完之後日本那邊也很喜歡,覺得Jimmy好像不錯,然後就常常去東京拍照,當時大概是一季一次,後來頻率越來越高。當你在這個地方拍得比較久,大概好幾年這麼多,他們就會開始認識原來這裡有個攝影師叫做Jimmy,就是這個樣子開啟我在東京工作的契機。

 

ーー那就是入選了,作品被買下來後開了一個展覽,作品被發掘後才開始有合作機會?

是阿,那個時候他們說「為什麼我們願意付錢買你們的作品」就是因為希望我們知道在這裡我們很重視你的作品,所以希望你一直拍下去,不要放棄,於是我就一直拍下去了。

 

ーー跟在香港拍感覺上有什麼差異呢?

其實拍照在哪裡都一樣,只是因為最喜歡的是在紐約,因為我以前在紐約念書,但是在亞洲來說,日本在文化方面的活動比較多,很多書店也很多展覽館及博物館,所以在香港工作是很好,但我想要常常去看展覽會或者看書的話香港比較少,除了工作以外當時加上有這種想法,所以會找很多機會讓自己跑日本。還有就是日本的攝影師比較多,雖然香港也很多但大多數都是從事商業攝影,日本就很多藝術家,加上我唸書的時候也不是商業攝影的東西,自己對藝術攝影比較有興趣,覺得自己跟日本的向性比較接近一點。

 

ーー那這樣在日本拍雜誌「東京女孩」的是?

其實東京女孩當時是因為拍廣告拍得太悶了,然後平常我拍廣告拍雜誌的模特兒雖然非常美但就只是我把這個場景專心拍好,把女生在固定一個地方拍得美美的感覺,但這種美我覺得是沒什麼感情的,有些風格就可以了。但是我覺得拍照就是簡單就好,拍商業動輒十幾人要在現場,事前還要開會如何的,就真的是工作,但是拍東京女孩就是完全不同感覺,沒這麼複雜,比較接近我的"口味",就是有些模特兒到我經紀公司聊聊後我們就下去拍照,就我跟模特兒聊天互動,我比較喜歡這樣拍,很簡單,沒有髮型師沒有化妝師沒有反光板,當時拍完後覺得「這才是我習慣的方法!」然後就一直拍下去。

 

ーー平常會用哪一台相機呢?

我那個時候是用canon,也不會用閃光燈就是相當隨興,完全不太需要有任何計畫。其實現在日本很多的攝影師都是這種感覺,也是手上小小的一台,其實拍照就簡單就好不一定需要很好的器材,比較重要的地方還是你的眼光還有這個環境下合你的口味比較重要。

 

ーー那修圖的部分呢?都是自己來嗎?

那些圖片也不修,就跟拍膠捲一樣,你拍的當下沒辦法處理的狀態就是那個最真實的樣子。可能是我剛開始拍照的時期根本沒有修圖這種事情,可能我會被選上就是因為覺得我的圖片比較自然。其實在拍照的時候你當下選好光線跟構圖,後面根本不太需要修。可能有人會習慣修圖,但我沒這個習慣(笑)。像寫真集的修圖都是交給出版社跟印刷的人,因為圖片實在太多了。我有去參觀過他們的公司,他們修圖一次都是六個人在修,而且都相當專業很快,如果是我一個人修的話不知道會修到天荒地老吧。

 

ーー拍照的時候是如何引導模特兒呢?

其實平常我除了接商業攝影以外是不拍女孩的,其實這不是我最大的興趣,我念攝影這麼多年的時候其實都沒拍過女孩,因為我不是那麼開放的人,能夠一看到陌生的模特兒就能夠放開心胸聊之類的,但我就是覺得這是一個挑戰,想做平常不一樣的事情。我也不會刻意誇獎她們說他們很漂亮很美什麼的,但就是要表現得自然一點,聊天也是關於比較日常,例如愛好是什麼呀,未來有什麼夢想之類的。所以其實照相機越簡單越好,因為有的時候設備一大堆,可能帶了三角架、一大堆的鏡頭、閃光燈什麼的,一副『我就是來拍照啦!』她會覺得有壓力,所以我覺得越簡單的設備越好,很輕鬆,讓她們覺得拍照不是一個很特別的事情,讓她覺得『阿!你拍了!』這種感覺最自然。拍完讓她們覺得很輕鬆很開心,也盡量每一次都要製作這種氣氛,

 

拍照很多時候不單單只需要技巧,而是在整個氣氛上讓她覺得很自在,自己要去做出這種感覺,如果你要很激動的照片那你的心情就要對應出來,如果你相片的感覺是要很沉靜的那你就要展現出這種感覺。

 


 

訪談完整內容請見本期《NIPPON POP COLLECTION 05》(雜誌限定)。

 

(ATC Taiwan 編輯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