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is Japan 新單曲「JUST DANCE!」發行台灣聯訪 常在房間跟「這個生物」對決?

資料:環球音樂

 

傑尼斯最新出道團體Travis Japan宣布與環球音樂集團(UMG)旗下廠牌Capitol Records簽約,在今天(10月28月)已經正式於全球同步發行出道數位單曲〈JUST DANCE!〉。積極進軍海外的Travis Japan在發表出道之後,接受台灣媒體聯訪,暢談他們最擅長的舞蹈,以及去美國修行的生活。

 

 


 

Q:當瀧澤秀明桑宣布你們出道的時候,你們心情怎麼樣?

松倉海斗:一開始是嚇到、非常驚訝,因為宣佈出道的方式是用很驚喜的方式,本來是說要錄他們的會員junior情報局的影片,所以我們被聚集在一起錄製要給粉絲的影片,然後錄得差不多的時候,就突然被喊停,因為那時候瀧澤秀明桑他在線上,他連線看我們錄影的狀況,他就突然叫我們停下來,然後傳來一支影片,那支影片上面宣布我們要出道的事情,我們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知道出道的事情,所以當時的心情是非常驚訝的。

川島如恵留:基本上傑尼斯歷代的出道組的話,我們宣布出道的方式大部分都是用比較驚喜,比較突如其來的方式,那可是還蠻多人是在舞台上被宣布的,所以這次我們知道自己要出道的時候是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態,我就想說原來還有這樣的方式,完全沒有預想到。

 

Q:其他一起訓練多年的傑尼斯朋友們,有沒有傳訊息來祝賀,說了什麼呢?

七五三掛龍也:因為我們在小傑尼斯時代常常跟SixTones跟Snowman一起活動,所以他們也有傳來訊息祝福我們,那我是收到了SixTones的京本大我傳來訊息說「我真的很高興,恭喜你們出道」

松田元太:我們每個人都收到了來自傑尼斯的朋友或是前輩的很多祝福,那我個人是收到King & Prince的高橋海人來的訊息,因為我們是同年,年紀一樣,然後他也有跟我說恭喜出道,希望接下來可以繼續在舞蹈上面切磋琢磨。

 

Q:瀧澤桑有沒有提醒你們什麼?

川島如恵留:瀧澤秀明社長那邊是跟我們說因為這次是傑尼斯第一次有全球數位上架的方式發行出道單曲,那在傑尼斯裡面是第一次,所以充滿了未知數,也充滿了很多可能性,所以他希望我們可以盡全力地去挑戰然後好好的享受這次的經驗,然後我們也會希望自己不要怕失敗,盡全力去挑戰,雖然還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但總而言之就盡全力去挑戰。

 

Q:當宣布要出道時,最激動的成員是哪位?

松倉海斗:要宣布出道的時候,最激動的成員,哭出來的有三個,就是松倉海斗、七五三掛龍也,跟松田元太,那我們三個是當時情緒特別激動的,那其他人有些是嚇到站著不動,沒辦法講話之類的,可是我們三個比較激動一點,都有忍不住哭出來。

 

「JUST DANCE!」單曲封面/©︎Johnny&Associates

 

Q:在沒有正式出道前,最難熬的時刻是?如何撐過去?

中村海人:我覺得最辛苦的是到美國之後,因為什麼事情都要靠我們自己來,那跟在日本的時候不一樣,在日本的時候就會有服裝師、造型師什麼都幫我們打點好,可是到了美國之後什麼都要自己來,所以就會覺得當初在自己身邊的那些工作人員非常的偉大,而且在美國我們積極參加了很多舞蹈比賽,那參加比賽的時候因為一定會有勝負,所以沒有辦法得名的時候,心情會特別的沮喪,因為我們都是用自己的作品,用自己的創作、自己的編舞去參加比賽,所以在競爭的舞台上面,沒有辦法得名的時候,這個是一般在日本傑尼斯的環境裡面沒有辦法獲得的心情,所以當時也不是說失敗,但心情就會特別沮喪。

 

Q:在Travis Japan去美國前,二宮和也給你們錢,希望你們帶著「円」去,然後帶著「縁」回來,現在看起來你們辦到了。確定出道之後,有向二宮報告嗎?他的反應是什麼?

宮近海斗:我們在二宮和也的YouTube頻道上面,其實我們在出道當天有接到其他成員深夜打來的電話,收錄的當時雖然二宮和也前輩不在現場,但是另外三位的中丸雄一、菊池風磨跟山田涼介他們打電話給我們,然後問我們出道的心情,所以我們在現場有直接跟他們報告我們要出道了,然後後來二宮和也前輩那邊也等於說是跟他們整個頻道、四位前輩一起報告出道的消息,然後當時真的就是因為二宮和也給我們餞別的禮物,那餞別的紅包,所以我們就真的照他所說的帶著「円」去美國,然後帶著「緣分」回來,能夠實現這樣的承諾,我們也覺得很開心,也希望對方可以覺得很開心。然後從二宮和也前輩那邊收到的日幣,雖然現在日幣的匯率很低,但是在我們心中那筆送別禮的匯率一直都是很高的狀態。

 

Q:大家第一次聽到出道曲〈JUST DANCE!〉DEMO時的想法?

吉澤閑也:我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全員一起在車子上的時候聽到的,當時只跟我們說這是在美   國的一首練習曲,並沒有說是出道的單曲,是要拿給我們練習用的,我們當時在一起聽的時候就覺得這首歌很輕快、很適合跳舞,聽的時候我們大家在車上就已經快要跳起來的感覺,而且副歌其實它的旋律非常catchy(琅琅上口),所以我們在聽第一遍的時候基本上就已經快記起來,可以跟著唱了,所以是一個非常好記、悅耳的旋律,然後我們大家也都覺得這是一首很好聽的歌,很高興這首歌成為我們的出道單曲。

 

Q:關於出道歌曲〈JUST DANCE!〉,舞蹈方面有什麼哪個部分很希望歌迷多多關注的?

七五三掛龍也:我們這首歌的舞蹈的部分,有一些難度很高的,也有一些難度比較簡單的,中間也有一些段落是粉絲可以跟著一起跳的,所以我們希望這首歌曲推出之後呢,大家可以在不管是YouTube或是Instagram、TikTok,就是各個影音平台如果可以拍翻跳影片跟我們一起跳的話,我們會很開心,也很希望接下來如果辦演唱會的時候,大家來到現場可以跟我們一起跳。

 

 

Q:〈JUST DANCE!〉是適合兜風時聽的流行歌曲,那麼未來有想要挑戰怎麼樣的曲風?

松田元太:這次出道單曲是比較開朗、比較POP的歌,所以希望下一次有機會的話,可以讓大家看看我們Travis Japan的反差,因為我們平常私底下就很像男校一樣,相處都非常的愉快,所以在反差上面也許下一次就推出比較性感比較帥氣,完全不同風格路線的歌曲。

 

Q:如果要從過去的原創曲中挑一首給第一次聽的粉絲聽的話,會選哪一首呢?

宮近海斗:如果要推薦一首的話我想推薦我們的〈夢想的Hollywood〉(夢のHollywood)這首歌,因為它是我們的第一首原創曲,團體得到的第一首原創曲,而且自從我們搬到LA之後呢,我們實際上也在好萊塢這邊生活,所以它就很像是從夢想變成現實,夢想的好萊塢變成現實,然後我們也在好萊塢這邊有機會跟美國的Capitol的唱片結盟,加入結盟並在這邊發片,而且它的歌曲調性也非常接近音樂劇、舞台劇的感覺,還有我們Travis Japan的特色,所以希望〈JUST DANCE!〉也聽,然後〈夢想的Hollywood〉也聽。

 

Q:Travis Japan在日本已經有相當豐富的舞台經驗,到美國參加《WORLD OF DANCE》和《America’s Got Talent》,你們還是會感到緊張嗎?

川島如恵留:我們上《美國達人秀》還是《世界舞蹈大賽》的時候其實都還是非常緊張,因為跟在日本不一樣的是,我們在日本上台表演的時候是表演給大家看,但是在美國的幾個舞台主要都是上台,然後被別人評斷,那剛好都參加舞蹈比賽跟選秀節目,所以是站在一個被評斷的角色,所以觀眾看我們的態度也會是跟在日本表演的時候不一樣,所以心情上會特別的緊繃,但是我們也藉此學到了上台之後要享受表演,自己要最開心的這件事是跟日本並沒有不一樣,所以也是學習到非常多。

 

 

Q:團員中最容易感到緊張的是誰?相對的比較不會感到緊張的是誰?

宮近海斗:其實我們全部都很容易緊張,只是說因為大家的舞台經驗都很豐富,所以就算緊張大家也都很會藏,就是不太會表露出來。那就算是很緊張也會表現出百分百的態度上台去表演,但是在這裡面就算是很努力的要把自己的情緒藏起來,還是容易不小心會表露出來的就是吉澤閑也。

吉澤閑也:如果在當下跟我握手的話,就會知道我手上的手汗非常多,當下會忍不住流汗。

 

Q:電視播出AGT比賽舞台時,幾乎整個傑尼斯事務所的前後輩都在社群幫你們轉發加油,你們知道嗎?當下的心情如何?

松倉海斗:當時在《美國達人秀》那時候有很多前後輩為我們加油,當時非常的開心,那因為我自己本身是擔任團體的IG擔當,我們有一個IG的帳號,然後是由我負責經營,當時就有很多前輩tag我們,或是他們的部落格上面都會給我們留言,所以看到那個我們都很開心,然後也有增加很多我們的自信

 

 

Q:在這之中有沒有印象特別深刻的留言?

松倉海斗:因為很多前輩都有給我們祝福,然後其中特別有印象的是木村拓哉在他的IG上面當時有特別幫我們發限動,後來在我們發表要出道的時候,他不只限動,他在IG上面的本文就是一般PO照片文章那邊還特別幫我們發文,所以我們看了就非常的感動。

 

Q:木村拓哉對各位而言是怎麼樣的存在?有沒有特別憧憬他的成員?有沒有直接交談過?

中村海人:我是因為木村拓哉才選擇要進入傑尼斯事務所的,那因為小時候我媽媽是SMAP的粉絲,那她也是特別喜歡木村拓哉,所以小時候去看演唱會的時候我就覺得木村拓哉師兄非常的帥氣,很喜歡他所以才加入事務所的,後來他也成為我的一個目標,他後來也非常照顧我們整團,所以目前雖然我們還沒有直接可以跟他見面的機會,但是很希望回到日本之後可以直接整團先跟他去打個招呼,從"初次見面"開始,那因為之前還沒有直接見過面。

 

 

Q:請簡述一下在美國進修期間上些怎樣的課程,以及一整週的行程作息。

七五三掛龍也:我們在美國通常禮拜一到禮拜五平日的每天早上八點半到十二點會去語言學校學習英文,然後十二點英文課結束之後,會先回家大家一起吃中飯,下午的時候再各自去上跳舞課或者是歌唱的練習、歌唱訓練課,所以下午時間不是學跳舞就是唱歌,看當天怎麼安排,然後結束之後晚上大家再回家做飯吃,那有時候會選擇外食,晚上主要是自由時間。

 

Q:超過半年的同居,應該吃過每個人做的料理,誰做得最好呢?

吉澤閑也:我個人是覺得川島如恵留的手藝最厲害,他自己做的料理最厲害,因為他的動作很快,然後非常的俐落,東西做得又好吃,重點是他的擺盤也很厲害。我自己也會做菜,但擺盤就比較不講究,他連擺盤都很厲害,而且做完之後他自己去收拾餐桌的速度也很快,非常的俐落,讓我覺得很佩服,然後我就覺得他是不是另外有一個身兼職業主婦的身分。

 

 

Q:在美國的生活中還有什麼沒公開,但很新奇的小故事嗎?

松田元太:在我們的房子,我們叫Travis Japan House,在這邊不知道為什麼蒼蠅跟蚊子特別多,不是說我們的房子很髒,因為剛好這邊蒼蠅跟蚊子特別多,然後我們Travis Japan裡面又有很多O型的成員,那不知道是不是美國的蚊子特別喜歡吸O型的血,而且美國的蚊子都是有黑色白色條紋,然後又特別大隻,然後被咬了之後就很容易留下疤痕,所以我們不是很喜歡被咬,就可以常常看到宮近海斗他一直看到蚊子就打,所以在我們的房子裡面常常可以看到的風景就是成員在跟蚊子對決的場面,那我覺得這是一個還蠻好的運動,還蠻開心的時間。

 

Q:在海外也有很多支持你們的歌迷,接下來有前往其他國家的計畫嗎?

中村海人:我們在11月中的時候,計畫前往新加坡參加YTFF(YouTube Fan Fest)的演唱會,所以希望在新加坡也可以拍下一些紀念的照片跟大家分享。

 

 

Q:如果明天就要回日本,一到日本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川島如恵留:回日本之後第一個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日本的便利商店,因為去便利商便或是在自動販賣機買果汁,平常在日本很稀鬆平常的事情在美國比較難辦到,會重新發現原來日本的生活是這麼的便利,所以我很想念日本的便利商店。

而且如果有國外的粉絲知道我們回日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便利商店的話,那有機會去日本玩也可以去看看、參觀一下日本的便利商店。

 

 

Q:Travis Japan有著很驚人的特技表演,想問川島如惠留翻了10幾年,有沒有嚴重受傷的經驗。

川島如恵留:其實我從國中的時候就開始有在學習特技,然後做特技的表演,所以到現在也已經翻了十四年左右,那中間有經過五、六次骨折的經驗,受傷的經驗還蠻多的,可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說在表演的時候昏倒,雖然有骨折但都停在外傷的程度,所以就算是受傷這麼多次還是沒有停止做特技的表演主要是因為我還是很喜歡做特技,所以不會留下特別害怕的心情,因為如果太害怕的話就沒有辦法繼續表演了。

 

 

Q:現在再做一些翻滾動作的時候,身體會不會有吃不消的感覺?接下來也會繼續表演特技嗎?

川島如恵留:我不會減少特技方面的演出,一方面是我也很喜歡做特技,另外一方是特技的表演已經是Travis Japan的表演裡面很畫龍點睛的一個部分,可以讓我們的表演有更多的層次,所以我接下來也會繼續在表演裡面擔任表演特技的部分。那是說因為我曾經在五年前我們的演唱會上面曾經表演過連續三十次後空翻的經驗,所以接下來如果還要表演類似的話那至少要三十五次才有辦法說服觀眾,如果連續要做三十五次後空翻的話,我現在就要好好在進行訓練,要做好基礎的練習,因為現在年紀也有做增長了,所以要在身體承受得了,能夠負荷的範圍內。

 

Q:如果將 Travis Japan 形容成一道料理,很好奇各位的回答

川島如恵留:是八寶菜,因為是七個成員加上粉絲,大家全都在一個碗上面,很團結的感覺

宮近海斗:我覺得是飲料吧,因為一個價錢就可以嚐到很多的味道,譬如說我自己的成員是紅色,所以我可能就是番茄汁。

中村海人:我覺得Travis Japan對我來說是煎餃,因為我最喜歡的食物就是煎餃,所以我最喜歡Travis Japan。

吉澤閑也:我覺得是泡麵,因為泡麵也有很多種類,你在打開來吃之後才知道是什麼樣的味道,然後我覺得我們成員也是各有各種特色,而且泡麵也是日本發明的食物之一,所以可以這樣講。

松倉海斗:我覺得Travis Japan……我想要成為的是壽司一樣的存在,因為在美國的話講到壽司大家都會知道,而且大家都知道是從日本來的,而且壽司有很多種口味,不管是海膽或者是鮪魚,或是秋刀魚(被其他成員吐槽壽司有秋刀魚嗎?),重點是我們想要一起成為的料理是壽司,成為在全世界眾人所熟知的日本料理。

七五三掛龍也:我選炒飯,因為炒飯裡面有很多的材料,加了什麼東西進去就會變成什麼味道,所以我希望我們接下來Travis Japan可以推出不一樣類型的音樂作品,然後讓大家知道我們是一個有非常多滋味的團體。另外炒飯都是用熱鍋下去炒的,我們的成員也全部都有非常熾熱的心靈,非常有熱情,希望可以用炒飯形容我們的團體,代表我們的熱情。

松田元太:我選親子丼,主要原因是因為親子丼很好吃,然後在白飯上面加上料,滋味非常的好,然後我自己也非常喜歡親子丼,希望大家這道料理要趁熱吃,重要!要趁熱吃!

 

Q:想對粉絲說什麼?請用中文說!

松田元太:希望在演唱會上跟大家見面。

中村海人:因為學中文是他們在日本的時候其實有上過中文課,只是過太久了有點忘記中文該怎麼講,而現在比較會講的就是川島如恵留或是吉澤閑也還比較記得多一點,但是我們其實之前都有學過中文,也真的是很希望可以在演唱會的時候跟大家多多見面,有機會可以跟大家見面。

宮近海斗:首先先謝謝今天各位媒體大哥大姐,我們覺得身為傑尼斯可以不只在日本,還可以對海外同步做出道單曲數位上架發行,真的是非常的榮幸,但是我們自己也不知道正確的答案是什麼,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做比較對,但我們會非常勇於進行各種的挑戰,用這種全新的方式,所以我們同時也非常感謝各個不同國家的粉絲也願意在不同的地方支持著我們,覺得非常的榮幸,也希望接下來的Travis Japan可以藉由表演或是各種不同的方式來帶給大家歡樂,以及帶給大家各種不同的娛樂感受。謝謝大家,請大家多多支持!

川島如恵留:大家好,我很高興認識你,我想你聽我們的〈JUST DANCE!〉請等一下,我想去認識你(意思:跟你們見面),謝謝!

 


 

 

(ATC Taiwan編輯部 / Editor Markov Hua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