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C
Taipei
星期日, 14 7 月, 2024

和楽器バンド 全新Vocaloid翻唱專輯台灣採訪 透露在沖繩時想到「台灣就在旁邊卻去不了」

圖片:環球音樂

 

和樂器樂團(和楽器バンド)在今年迎接出道八週年,也在日前正式發行了睽違八年的VOCALOID翻唱專輯《VOCALOID之箇中三昧2》,繼八年前以《千本櫻》一曲打響名號後,這次將繼續以日本和風的形式重新演繹近年的人氣VOCALOID歌曲。本作也即將在9月2日發行台壓版,借此機會團員們也跨海接受台灣媒體訪問,以下是本次訪談的內容。

 

 


 

Q:睽違八年再度推出Vocaloid翻唱專輯他的契機是什麼?

鈴華優子:我們八年前出道的第一張專輯是《VOCALOID之箇中三昧》,當時的成員就是八個人,然後以及我們的粉絲俱樂部 也是以八這個數字為主題,所以我們其實一直很重視八的這個概念,今年剛好也是我們的八周年,我們其實之前一直有要做VOCALOID的翻唱巡迴演唱會的這個想法,就趁這個有紀念意義的八周年的時候,來推出第二張《VOCALOID之箇中三昧2》的這張翻唱專輯。

 

Q:因為其實VOCALOID很多歌曲是一般人很難演唱然後也難很難演奏因為它其實是用VOCALOID去完成的作品這樣子,那他們在真人翻唱或是真人演奏上,在這一張作品裡面有沒有遇到什麼難關,尤其是可能是哪一首歌曲特別難演奏或是哪一首歌曲特別難演唱的?

町屋:全部的歌都很難呢

鈴華優子:在歌唱的方面呢,在翻唱的時候尤其是非常的速度很快,高速高音而且音調的音距非常大,跟以往的作品比起來VOCALOID的翻唱是特別難的,所以這次也是跟以往比起來,我花費了相當多的時間在做練習,那時我們的樂隊組,就是演奏樂器的成員他們也都是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練習。

我們在進行編曲的時候主要是以吉他手町屋為中心,負責做編曲整體的設計,由他先做出架構之後,我們再針對我們各自的風格去安排樂器的編制。町屋也有提到還要配上對於原本的歌曲的respect,也就是致敬這個樣子,然後再去編輯。

町屋:編曲主要是以原本的旋律,不管是用原本電腦還是鋼琴做出來的旋律,這次都是把它們盡量用他們的和樂器跟吉他去做改編,來融合成他們自己的風格。

 

Q:這次收錄的作品中,有最近蠻紅的作品,也有年代久遠的經典歌曲,大家是如何去挑翻唱的歌曲,團員有沒有特別覺得喜歡哪一首歌,是一定要翻唱的?

町屋:我們在選曲的部分是針對這三年之間在網路上比較紅的歌曲來做選擇,我們最一開始是在近三年中一千首以上的歌曲之中來挑選,選出針對我們的演奏風格或者是在歌迷之間傳誦度比較高,或是很多人希望我們演奏或是我們在表演的時候大家感覺會喜歡的歌曲,之後我們一起開會來決定最後選出哪一些歌進行翻唱。

在一部分很早就決定要翻唱的歌曲裡面,是從以前就很多歌迷敲碗希望可以聽到的〈紅一葉〉還有之前很有人氣的〈Phony〉跟〈 EgoRock〉這幾首,這幾首是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翻唱的。

 

Q:剛剛町屋有提到整個編曲的過程很難,因為他選的曲子其實風格還是有一些差別,我想要把整張專輯做出這些曲子的平衡我想應該是蠻困難,可以請他分享一下就是這個過程中覺得最有成就感的部分是哪裡嗎?

町屋:首先我覺得在我們的改編之中,說實在要統一風格並不是那麼困難的一件事情,因為主要我們的吉他、爵士鼓跟和太鼓這三種樂器,只要統一它們的音色,整個專輯的一致性就能大致達成平衡,所以在這方面的調整上是沒有那麼高的難度。

可是剛剛講說成就感的部分,其實每一首歌改編完之後我都蠻有成就感的。要說的話,第三首〈Marshall Maximizer〉、第八首〈 Identity〉和第十首〈Chimera〉這三首是特別有成就感的作品。我覺得有發揮歌曲原曲的特色之外,其中有幾首歌原曲裡面是沒有吉他的,可是我們在改編的時候善用了我們的吉他跟其他的和樂器,讓我們在改編、在風格的融合上做了一個很好的調整。

 

Q:這一次除了收錄的作品以外,有沒有哪一個作品對於團員來說是很遺憾就是這一次沒有辦法收錄進來但大家真的非常喜歡這個作品很想要演唱的

町屋:有喔有喔!是〈ショットガン・ナウル(Shotgun All)〉這首歌

 

Q:因為他前面提到說是選近三年的作品,可是因為最近的VOCALOID的生態跟過去八年前差了很多,而且主流對於VOCALOID的接受度也很不一樣,那他們自己有什麼樣的感覺嗎?

町屋:在八年前第一張VOCALOID翻唱專輯的那些曲子,跟這次在選曲的時候參考的歌曲比起來,其實在整個音樂風格上有很大的轉變,尤其近年的曲子中有很多節奏是比較接近舞曲的節奏,所以我們在編曲上面也是選擇比較摩登、比較現代。比較八年前,現在的聽眾比較能夠接受或接受度高的節奏去做選擇。

鈴華優子:在八年前其實如果翻唱VOCALOID的時候,大部分人都會有你是宅宅圈或是御宅圈的音樂人的既定印象,可是到現在比較不會有這樣子的偏見了,年輕人的接受度也變得很大,尤其我覺得現在年輕人是製造流行的族群,所以他們都聽這種音樂的話,它們(VOCALOID)就會成為流行中心的產物。

反而是大人們因為不太知道VOCALOID音樂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們可能變成說會看年輕人在流行什麼,然後他們再順便了解和認識這些領域的歌曲,算是用一種很新鮮的角度來認識這些歌曲。

 

 

Q:提到這次的翻唱,主唱鈴華優子她本身有著詩吟方式的唱功,她在展現這種唱功的時候,有一些日本網友就有說到覺得歌曲變得更性感的感覺,自己覺得怎麼樣?

鈴華優子:我想會讓聽眾有這個感覺,應該是來自於我們新專輯的〈Phony〉這首歌在YouTube上面的留言板,真的有很多歌迷留言說覺得這首歌很能聽出我性感的那部分,真的蠻多人這樣留言的。

因為這首歌的原創作者他有要求說,希望我們用原KEY來改編,但他的原KEY跟我平常使用的音域比起來的話高了五度左右之高,所以會用到我平常發聲並不會用到的音域,所以我也把他當作一個挑戰,開拓不一樣的歌唱方式,也許就是這樣非常具有挑戰性的音域,讓大家聽到了不一樣的音色,再加上我本身年齡也跟以前比起來,或許有增加了一點成熟性感的部分,但我想應該主要還是大家聽到我比較少展現來的新的音域,這個部分可能表現出了我性感的那一面吧。

然後在剛剛有提到詩吟的這個唱法,在我們以前的作品的話我是想說先介紹我個人的特色,想要把我的個人的特色盡量表現出來所以故意在歌曲裡面用了很多吟詩的唱法,但是現在到後期的話,我反而是覺得大家已經充分的了解我是一個怎麼樣的音樂人了,所以後來反而是看歌曲需要才會用到詩吟的唱腔。

 

 

Q:以往和樂器每次來台灣時都造成蠻大的迴響,很好奇因為現在比較多年沒有來到台灣,現在對台灣的印象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最懷念的事情啊或是說如果再來到台灣最想要進行的體驗,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山葵:大家好我是鼓手山葵,我對台灣的印象是台灣的歌迷在世界上是對我們是最火熱的,我記得有一次我們演唱會的會場,不知道是五樓還是六樓,我記得大家在我們演唱的時候都又蹦又跳,我還以為是地震了,台灣的歌迷感覺就是非常熱情。所以我個人還想去台灣。我也幾次去過台灣,去旅行去玩。我很想去台灣見見歌迷大家。

衣袋聖志:之前我們去台灣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去寧夏夜市然後我們團員一起去的,大家有在夜市那邊玩夜市的遊戲機,還有去吃很多夜市的小吃,但是吃太多了有點記不起來吃過什麼東西,後來我們每一次去的時候都會去鼎泰豐。鼎泰豐的小籠包真的很好吃!

鈴華優子:我們粉絲真的是非常的熱情,在演唱會之後的時間,他們也會跟著我們,或者是我們已經回飯店之後再出門的時候,會發現粉絲還在飯店裡面等我們這樣子,因為這個在日本是比較不會發生的事情,所以我當下覺得我好像變成大明星的感覺。

 

Q:和樂器當初因夢想強烈而組成,至今有遇過團員爭執、意見不合情況嗎?如何解決這種狀況?

町屋:其實想不太到大家有意見不合的時候,硬要說的話。

鈴華優子:應該是在演唱會場數的訂定上會有意見不一的情況,主要是因為是我們成員有女生有男生,在體力上的消耗,能負荷的次數不一樣,可能男生就會想要多辦一點,女生就會覺得這樣有點太多,這個時候最後解決的方式還是會看實際的狀況來決定。不管是預算、日程或是相關的資料再來決定最終要辦幾場演唱會,大家都非常的理性。

山葵:因為大家都已經是大人了,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大家還是會以團體為重,自己的主張跟為團體著想的部分會分開來思考,大家會去思考怎樣讓團體更好。

 

Q:這兩年在疫情影響下,日常生活或是音樂工作上有怎樣的轉變?這些轉變是否讓音樂的創作內容或舉辦演唱會的心境,跟過去有所不同?

鈴華優子:首先最大的影響是整團開會的時間變很少,因為每次開會的時候都是整組八個人再加上工作人員大團隊一起,可是在疫情開始之後我們有一年的時間都沒辦法見面開會,全部改成線上會議,之後因為覺得 「用ZOOM也可以開會了其實可以不用見面」所以雖然現在疫情稍微趨緩,只要我們不能一起就會改用線上會議的方式,這是一個比較直接跟明顯的改變。

聖志:日常生活上待在家的時間變多了。有更多時間面對自己的生活,所以每個人的個性變得更加的明顯,尤其是山葵的肌肉變得更加的健壯。

優子:其實在疫情第一年的時候,日本大型演唱會基本上都是取消的狀態,後來我們是日本第一個舉行ARENA規模演唱會的團體,當時我們決定要舉辦線下實體演唱會的時候。

那時候關於的防疫措施都還沒任何人做過,所以我們是從零開始,不管是防疫的規矩還是觀眾的應變,所以後來我們的演唱會變成其他音樂人要開大型演唱會的時候的一個參考對象,就是架築了一個基盤這樣讓大家去參考,所以後來漸漸越來越多大型演唱會恢復可以正常舉辦的狀態,這個部分還挺高興的。

 

Q:疫情之後開始舉行演唱會的團體,最想念演唱會的什麼?另外日本演唱會的演唱會規定比國外嚴格很多,而且因為在日本看演唱會不能發出聲音所以開發了不少相關的周邊商品,這些和樂器樂團也有嗎?

優子:對我們樂團來說,演唱會真的是我們的魅力之一,所以在剛開始第一年不能辦演唱會也讓團員們都很不安,在那段時間大家都投入創作歌曲的部分,那時候便做出了”tokyo singing”這首歌。

後來在決定要舉行演唱會的時候,其實也是在其他歌手也都覺得還沒把握,覺得還不行的時期,但我們就決定想辦法要舉行下去。但那時候疫情下所有規定都還很嚴格 很多事情都是在最低限度下進行,

像是不能噴彩帶、一定要戴口罩、不能出聲音也不能喊口號,所以我們在演唱的時候,以往在曲子跟曲子之間,歌迷都會喊我們的名字或口號,但因為現在在疫情之下不能出聲,所以大家想出了新的辦法就是歌迷在我們換歌曲之間,大家就用拍手的方式讓氣氛不要冷卻保持場子的熱度,我們也看見歌迷們雖然不能出聲但又很熱情的那一面。

還有另一個就是我們的和太鼓對決在和太鼓對決的橋段,我們也有為粉絲準備紙扇,紙扇上面還有成員山葵畫的插畫,讓歌迷們在打鼓的橋段可以跟我們一起合奏。

 

Q:山葵六月時在APF比賽取得好成績,最滿意自己身上哪個部位?覺得哪裡還需要加強?除了自己以外,覺得哪一位和樂器成員的身材最棒,請告訴我們原因。

山葵:我現在肩膀上的肌肉還不是很大塊,我希望下次出賽的時候,我的肩膀肌肉可以更鍛鍊得更壯。最滿意的部位是鯊魚肌 (肋骨側邊)。

 

山葵

 

Q:過去曾帶出與伊凡賽斯主唱 Amy Lee 的合作,團員們對於台灣的音樂有著什麼印象,是否有感興趣的音樂人或團體 ,團員們這幾年有沒有喜歡的中文歌曲?

山葵:五月天

優子:這次的翻唱收錄曲當中有一首 〈1, 2 fanclub〉這是一首跟中文、學習中文有關的歌曲。其中歌詞裡面也有提到周杰倫等華語歌手。我在唱的時候就想,能在歌詞中出現的應該真的是華語圈的大明星,以後如果有機會可以跟這些大明星合作的話應該會很有趣。

 

Q:團員們在今年的日本七夕有許下什麼心願嗎? 在七夕情人節,還請對台灣的樂迷說些話。

町屋:稍早有提到說台灣的歌迷一直都是特別熱情的,這麼多年的時間沒辦法見面,我們也真的覺得很可惜,希望很快有可以去跟大家見面的機會。

優子:這些沒有辦法見面的時間反而是可以堅固我們相愛的心情!

 

Q:最後有想要跟大家說的話嗎+

聖志:這幾年的時間因為疫情,很多跨國的合作沒辦法進行,也沒辦法去演出,我自己也有在親戚住在台灣,我們也有三年的時間沒辦法見面,我也很想念他們,也會繼續努力,現在的階段應該有很多東西已經動起來了,希望接下來狀況改善的時候,很快可以跟大家見面,去台灣舉辦演唱會。

山葵: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的肌肉(笑)。

町屋:我非常喜歡台灣,所以也期盼著可以趕快跟大家見面。

優子:我們之前去沖繩的時候,常常會想到 「台灣就在不遠的地方,可是卻過不去。」我們之前都有在討論巡迴的時候要把台灣的場次加進去,現在也只能等到疫情趨緩的時候,才有機會實現,希望可以趕快再到台灣辦演唱會!

 

 

(ATC Taiwan編輯部)

即時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