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成世代交替的乃木坂46第二次亞洲演出 變化及未來挑戰是什麼?

, 坂道系列

圖片來源:Sony Music Records

 

距離乃木坂46第一次正式登上亞洲舞台已經是2017年,這一年先是經歷被稱為「御三家」之一的成員橋本奈々未從演藝圈引退、首次登上東京巨蛋演出,接著同月登上了新加坡C3AFA舞台,象徵著面向亞洲市場的戰略正式開始。兩年過去,乃木坂46以上海、台北兩地作為據點,前者在日前正式開設了官方粉絲俱樂部,官方微博粉絲數突破200萬人,後者則是由台灣碩網網路娛樂股份有限公司營運的手機遊戲《乃木恋》上市滿一週年,而且上海、台北的演唱會各第二次的演出都已圓滿收官,特別是在上海挑戰破天荒為期兩天的演出,能在海外有如此膽量的藝人接下來或許就是即將在台北小巨蛋舉辦三天演唱會的ONE OK ROCK了吧。

 

2018、2019年生駒里奈、若月佑美、衛藤美彩、西野七瀬等人氣成員以及前隊長桜井玲香等共超過10名成員畢業,加上四期生將加入戰力的這兩年是團體變化最激烈的階段。齋藤飛鳥、堀未央奈在這兩年扛下世代交替的擔子,一位是從UNDER成員打滾上來的女孩,一位是在第七張單曲就被拔擢為核心成員的女孩,兩位至今已經都是不論日本海內外認識乃木坂46時的「入門成員」。而海外宣傳的主力也因為秋元真夏擔任隊長,漸漸移動到了高山一実、松村沙友理兩名老將身上。

 

各期生的任務也顯著地有了變化。就在生駒里奈畢業後,乃木坂46進入世代交替,一期生除了是維持對內「安定」的重要角色,同時也肩負著「傳承」及「擴張」的重要任務,西野七瀬去年二月畢業後更加速了這個階段,大家看見齋藤飛鳥外在性格的轉變,原因其來有自,同時面對亞洲市場當開路先鋒,一期生作為開國功臣至今仍有重要地位。二期生與一期生只差距2年不到,世代區隔相較於後兩期差異較小,編輯在去年八月訪問堀未央奈時,她曾提到認為二期生的角色是將自己的努力及經驗,作為世代交替的「輔助」及「維繫」幫助三、四期生,後來與北野日奈子訪談時也得到相同答案,撇開已經爭吵很久的二期不遇,二期生整體在團體中定位隨著時間也已明確下來。

 

「NOGIZAKA46 Live in Shanghai 2019」(左起)新内眞衣、北野日奈子、高山一実、筒井あやめ、賀喜遥香、遠藤さくら

 

「NOGIZAKA46 Live in Taipei 2020」(左起)新内眞衣、北野日奈子、高山一実、筒井あやめ、賀喜遥香、遠藤さくら

 

三期生在2016年就發表,與一、二期前輩們共同參與單曲活動卻是2018年之後,這批成員普遍都還年輕,還有許多與前輩們學習的空間,但也不乏像是對談力強大的梅澤美波、久保史緒里,人氣當紅的与田祐希、山下美月等,都是與齋藤飛鳥、堀未央奈作為團體現階段的「主力」部隊,從2019年上海演唱會時三期生佔近一半名額就挑戰海外連續兩天演唱會,及她們在電視節目中活躍的表現可略知一二。四期生與三期生的差別就在,她們是在乃木坂46經歷過唱片大賞、東京巨蛋、首次海外演出等輝煌戰績後才加入團體,也因此一入團就有著強大資源做為緩衝,第24張單曲擔任中心位置的遠藤さくら、團體最年少的筒井あやめ、具有領導力的賀喜遥香的四期生們作為「前鋒」為團體開創了許多新嘗試(專屬節目、演唱會專屬環節等),雖然可以預期四期生在下一張單曲可能會加入團體單曲主打歌活動,而不像三期生跳過了一張,但在年齡及資歷上作為真正的次世代,四期生將是乃木坂46營運未來最關鍵培養的一期。如果《三番目の風》象徵著團體吹散世代交替的重重困難,那麼《4番目の光》就是站在舞台閃耀的光芒吧。

 

去年曾纂文提到2018-19年的上海、台北演出是象徵「世代交替」,那麼2019-20就是象徵著「驗收」。其中最令人注目的就是大量的加入B面曲及兩首「UNDER」曲目,作為練兵場一般的「UNDER」是乃木坂46除了選拔外的強大戰力不用多說,開始加入非主打歌的曲目作為演唱會核心演出曲目,也宣告著團體世代交替階段性成功,希望在海外穩定發展的試金石。(雖然今年演唱會的曲目數量比2019年整整少了六首。)

 

另一方面,首先是開國元老相繼畢業的「秋元真夏時代」,不論世代交替多麼順利,仍有許多粉絲追隨的是個別成員,常看見成員畢業就有大量粉絲跟著「退坑」,如果只靠原有粉絲「轉推」維持市場,絕對是遠遠不夠的。無法預期未來會不會出現第二位「橋本奈々未」「西野七瀬」「白石麻衣」等少數人氣超高成員的狀況,加上四期生加入後的「UNDER」人數將變多的狀況下,如何掌握資源分配將會是關鍵之一。還有困難之處在成員,網路世代成員們面對「評價」及面對未來五期、六期生的心態調整也相當重要,所幸乃木坂46並沒有每年都招募成員的狀況(不知不覺四期生邁入第二年了。)。以及許多去過上海場次的觀眾們可能都有看見的景色,即使中國地大物博,投入了許多資源,但去年仍發生演唱會第一天只有6千名觀眾不到、兩天只有共大約1.4萬名觀眾的窘況,比起台北場次近萬人的演出,在梅奔五層看台全開理應能容納1萬人的場地來看,相信不是乃木坂46營運所樂見,該如何突破時間、交通限制以及刺激中國市場消費,也是營運理應正視的課題之一。或許未來我們還有機會在海外看見乃木坂46演出,但即將步入8周年的乃木坂46,挑戰只會越來越多。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ATC Taiwan編輯部 / Editor Markov Huang)

發表迴響